刘洪波:如果没有以色列,国际舆论上哪去找中东问题的替罪羊

陈惠南我想在2天前分享

image.php?url=0Mo0n8XVgk

当我们强调“历史不能被假设”时,你的意思是什么?我认为这是说历史不能用假设的方式来描述,而不能说我们不能考虑历史发展的可能过程。历史是作为某种情况呈现的,这是一个真正的问题。历史是否会出现另一种情况并非没有意识形态价值。

德国《时代周报》出版商Joseph Joffie设想如果以色列国不存在,今天的中东将是一个和平的世界。在美国第一期《外交政策》双月刊中,Joffie写了《一个没有以色列的世界》,这引起了激烈的争论。

如果以色列在1948年死于命运,如果以色列已经在1967年战争中死亡,如果这还不够,那么我们也可以想象我们也可以通过“思想实验”(因为卡尔波普尔设想完全摧毁图书馆) ),假设以色列从今天起“消失”,那么中东呢? Jofi说,中东国家之间,宗教信徒之间,意识形态之间,政治权力与人之间,传统与现代之间的关系几乎不会改变,因为以色列不是这些问题的原因。

来自欧洲,美国,以色列和阿拉伯世界的重要思想家对约瑟夫的文章提出了各种观点,更多人认为约瑟夫的文章是为了捍卫以色列的行为。在《外交政策》的第二期中,Jofi回答了这个问题,因为他“几乎是贬损和谴责的普遍目标”,但这种“单边分配责任声明”包含道德失败和批评。以色列是一件好事,但“找到一个替罪羊在最好的意义上是轻率的,在最坏的情况下是可恶的。”

回顾历史,没有人能否认中东的领土战和军事吞并太多与以色列因素毫无关系。关于穆斯林和基督徒,逊尼派和什叶派,原教旨主义和不那么虔诚的信徒之间的冲突,没有以色列的事情。霍梅尼与瓦哈比之间的意识形态冲突,不同国家的复兴党之间,复兴党与泛阿拉伯主义之间,以及两者与君主制之间的意识形态冲突都没有以色列因素。除少数开明的君主主义国家外,该地区的独裁形式统治与以色列无关。

近两年《联合国阿拉伯人类发展报告》,中东停滞的根本原因被认为是三个。第一个原因是缺乏自由。绝对的独裁,虚假选举,司法依赖和公民社会受到各?窒拗啤Q月酆徒嵘缡艿窖细裣拗?;第二个原因是缺乏知识,6500万成年人是文盲,大约1000万人没有受过教育,科学研究和信息技术落后;第三个原因是妇女参与政治和经济。生活在世界最低水平,人口的一半潜力尚未发展。阿拉伯学者撰写的两份报告显示了阿拉伯世界的反思。

问题是,正如Jofi所说,现在人们是否已将以色列作为中东所有问题的替罪羊。以色列针对巴勒斯坦的具体行动与中东发展中出现的问题有何不同?当中东出现问题时,有多少人正在寻找“这是以色列所犯的问题”的原因,而不是分析真正的问题?十多年前,为了展示入侵的阿拉伯兄弟国家行动的正义,萨达姆在向以色列发射飞毛腿导弹时被迫从科威特撤军。 “反以色列”的局势是否被用作今天改变的正义之光?

回答这些问题更需要更多的勇气,而不是需要更多的智慧。今天,我们可以从世界任何地方得到关于“政治正确性”的评论。 “以色列对中东混乱负主要责任”是一个“正确”的结论。在舆论的一般形式中,以色列既是对美国在中东的回应,也是对美国政策和世界的操纵者。现在,犹太人甚至被认为是“世界控制者”。马哈蒂尔“不能总是控制他的直言不讳”曾经说过,“欧洲杀死了600万至1200万犹太人,但今天犹太人利用虚拟力量来控制世界。”对于这样的陈述,人们将不再将其视为传播“犹太人危险”的论据。

在国际舞台上,“以色列(甚至犹太人)应该对中东问题负责”是一种;在一个国家,一个国家内,所有问题都归咎于环境压迫或对其他国家和国家的敌意。在“正确性”的指导下,人们有选择地放下一些极端的言论。只要这些言论没有挂在希特勒的名下,就没有危险说出来。有时,我想知道希特勒反对的三个词是灭绝,迫害,侵略,杀戮和疯狂。

本文转载自2005年第7号《看世界》

作者:刘洪波

收集报告投诉